这24字堪称神来之笔,一个“愁”字贯穿全文,诗人凭此诗流芳千古

在浩瀚如烟的中国古代诗词中,我们经常能看到那优美凝练的诗句,那深邃广袤的意境,那令人回味无穷的艺术魅力,在中国古代文学的历史长河中闪耀着璀璨的光芒。

“月落乌啼霜满天,江枫渔火对愁眠。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

诗人张继的《枫桥夜泊》,可谓家喻户晓,久传不衰。不仅国内传诵不已,还远涉重洋,响彻于大洋彼岸之日本。在大唐王朝算不得是一颗耀眼明珠的张继,仅凭此诗便流芳千古;而且,此诗也使佛教圣地寒山寺也名垂史册,誉满天下,香火鼎盛。

《枫桥夜泊》之于寒山寺,正如《登黄鹤楼》之于黄鹤楼,一首诗让一个寺天下皆知。那么,这首诗究竟凭何有如此魅力?

全诗一个“愁”字贯穿全文,江南美丽的风光没有抚慰诗人受伤的心灵,所以吸引诗人眼球的是斜月、寒霜、江枫、寺院、客船等使人伤感、哀痛的景物,失落忧伤之情就成了全诗的基调,失败、颓唐情绪弥漫了诗人的整个身心,没有一星半点的转机希望。真是“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首句,“月落”、“乌啼”、“霜满天”劈面而来,合生一种静谧而又凄清冷寂的氛围,诗人内心深处的愁韵置于空旷而又紧蹙的茫茫于宇之中。

上仰幽寂夜空,下俯苍茫江面,远观茫茫四周,明月当照,万籁俱静,此时至少还有明月相伴,可与明月诉说内心的“愁”,明月聆听着诗人内心的苦与痛。

诗人途经寒山寺而写下此诗,一路行来一路“愁”,正如“愁眠”所言,或是伤己,或是忧国,或是思亲。

此时,诗人完全沉浸于与自然、宇宙的对话。忽而云层遮蔽明月,如“明月别枝惊鹊”般,寒鸦因光线突变而受惊啼叫;

明月同“月落乌啼云雨散”样,从云层背后再次出现,此时诗人不禁感到分外清冷,乌鸦的啼叫更让诗人感到被地上凝霜与天上月光共同包围着,月光犹如地上凝霜般,正所谓“物色之动,心亦摇焉”。

虽然随着明月的再次出现,乌鸦不再啼叫。可是那乌鸦的啼叫,声声冲击着诗人内心,加剧着这份冷寂,在如此静谧氛围中,此时此刻,诗人感受到的不仅是茫茫夜气中弥漫着满天霜露和寒光,更有内心深处的凄冷。

茫茫天宇,如此凄清冷寂,诗人不禁将思维和视野缩小,移到相对近处,看到了江树和经过石桥而过来的“渔火”。

点点“渔火”让诗人内心产生一股暖意,“渔火”之光不禁让人想象着江树也许就是深秋时节的红枫,“江枫渔火”的暖色使弥漫着凝霜和寒光的茫茫天宇骤然有了一丝暖气,让诗人内心深处的凄冷瞬间减弱。可是,“愁”字轻轻一点,则把诸般景物重染浓情。

“江枫”、“渔火”诸景诸物只是“对愁眠”,相互温情脉脉而深眠,周围寂静,无论诗人多么惆怅,它们则不解诗人“愁”,有如“春山不解愁滋味,风来犹能歌且舞”。

“愁”的只是作者,不眠的也是作者,“江枫”“渔火”只是相“对”而“眠”,未成知音,诗人本已缓解的凄冷内心再而惆怅。

“愁眠”,“眠”耶?“醒”耶?实难分辨,暗合着诗人愁绪难以排遣的心境,实为“随手写来,得自然之趣”。

“夜半钟声”自从张继开唱,古往今来,海角天涯,久久回荡。如今每到新年,人们都有到寒山寺听钟声,以抛弃烦恼忧愁的习俗,悠悠钟声涤荡心灵。

提及寒山寺,人们便会想起张继的《枫桥夜泊》;提及《枫桥夜泊》,人们自会想到寒山寺,古诗与古寺互映吹辉。张继的神来之笔,使寒山寺盛名永在。这“夜半钟声”已超越时空国限,荡向时空无际的永恒,使此《枫桥夜泊》成为千古绝唱,代代传诵,永不褪色。

GET NEWSLETTER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