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羌族#

羌族萨朗是中国羌族独有的代表性文化,已列入四川省第二批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羌族萨朗舞整体凸显出古朴端庄、热情奔放、活泼俊美等风格,这些风格的形成是受到所在地区的自然环境和地理位置的影响,不同地区的萨朗舞形态和节奏上都不相同。例如在沙坝地区的白溪、赤不苏地区的曲谷其萨朗舞多以灵活优美为主,该地区的萨朗舞比较注重将女性的优美表现在舞蹈中。曲谷地区女性的萨朗舞的步伐非常灵活丰富,身体跟随者步伐的移动而舞动;而在白溪地区注重小腿的灵活运动,在白溪地区的舞蹈中注重腿部动作的灵活变化,注重将轻盈的体态展示出来;而赤不苏地区的维城乡注重突出人们的活力,舞蹈步伐刚劲有力,特别是男性在舞蹈中,伴随着节奏感强的配乐,将男性的阳刚之美展现的淋漓尽致,给观众一种视觉和听觉双重的体验。不同地区的萨朗舞舞蹈风格受到当地的自然环境和地理位置的影响,将羌族男性的稳健阳刚与女性的活力柔美淋漓尽致的展现,各具特色,却有一个共同点,带有浓厚的羌族文化特色。

通过对羌族萨朗舞的舞蹈风格能够得知,在历史中,当人们还没有形成交流的语言是,想要向异性表达爱意时,会通过跳舞的方式来吸引对方,将自身的情感运用舞蹈表达出来。两个人通过舞蹈来增进感情,这在现在的萨朗舞中都能够体现出来。萨朗舞不仅能够展现出优美典雅的风格,还能在很大程度上展示了羌族人们豪爽无拘无束的民族特点。所在的自然生活环境和生产劳动也会在一定程度上影响萨朗舞的风格特点,羌族人们在一般情况下都生活在高山或者峡谷中,这些地区很少有平坦的路面,并且他们的主要是靠打猎、种田等方式生存,这些生活方式对萨朗舞的形成有产生了一定的影响。因此萨朗舞中,手部动作不多,一般都是跟随下半身来随意的摆动,萨朗舞的舞蹈动作主要都集中在腿部、胯部和脚步。并且萨朗舞形式的形成与羌族人们的生产劳动水平有关,人们会认为萨朗舞属于农舞,主要是为了体现出人们在劳作时愉快的心情。羌族女性的女红方面非常优秀,所以羌族女性在跳萨朗舞时会跟穿的衣服有一定的练习,在跳舞时,羌族女性身上的饰品和要到等都会随着舞蹈动作来摆动,来凸显女性灵活美,给人们展现一种羌族女性独特的美感。

在长久的发展中,羌族文化在一定程度上受到了藏族和汉族文化的影响,他们的习俗、文化等都发生了一些变化。受到藏族文化的影响,部分羌族人们在祭典活动中会加入以下藏族特色的元素,但是并没有大范围的沿用;而受到汉族文化的影响,羌族人们在敬畏大自然的同时,也会对汉族的一些神明表示敬畏,在特殊的日子里很多羌族的人也会到当地的寺庙里祭拜,并且羌族中的女性也会祭拜观音,祈求子嗣。羌族人们既注重农业,没有也荒废牧业,羌族是我国农业发展的起源地之一,当前羌族的生活方式受到了牧业转变为农业的一影响,逐渐发展成极具本民族特点的高原农牧文化。并且四川岷江上游地区的羌族人们还会敬畏“释比”,“释比”是一种称呼,是属于一种讲师,而“释比”与正常人无异,只不过比其他人更博学多识,能够为羌族人们提供季节气候、医学等方面的指导,因此在萨朗舞中也会将对“释比”的敬仰融入到舞蹈中。

羌族萨朗舞的服饰主要是传统服饰,男性服饰主要是由头帕、衣服和鞋子三个部分组成。与女性的服装相比,男性的头饰仅有一个蓝色或者白色的头帕系在头上即可。而服装多为棉麻质地,为了提升身上的色彩,会选择彩色的要带,并且在腰间会佩戴精致羊皮套的弯刀。脚下会穿着节日专有的鞋子,鞋子的顶端翘起,像两把小镰刀。女子的服饰在色彩上会更加丰富,头帕的颜色也多以鲜艳的颜色为主,随着年龄的增长头帕的颜色也会逐渐变得单一,并且地区不同,头帕的包裹方式也不相同,女性多以长衫为主,外面配着褂子,并且女性的衣服上都会绣上精美的花纹。而羌族女性的鞋子也主要分为两中,一种是简化的类似于汉族绣花鞋的鞋样,这种鞋字在当前比较常见,另一种是与男子鞋子相似的鞋样,女性的鞋子上会有绣花,以此来增加女性身上的色彩

羊皮鼓和盘铃是萨朗舞中最长使用的舞蹈道具。而羌族的羊皮鼓与常见的鼓不同,仅有一面。而这种鼓的来源流传着这样一个神话故事,传说羊皮鼓原本不属于人间,是天上的神灵,为了拯救人间的百姓而带下凡间的,羊皮鼓原本和其他的鼓一样,有两面,但是神灵在下到凡间之后睡着了,醒来已经过了千年,受到了时间的侵蚀,鼓的其中一面已经坏了,这才发展成了当前一面的羊皮鼓。为了感谢神明,羌族人们会在大型的祭祀活动中将羊皮鼓当做主要的伴奏乐器,人们随着羊皮鼓的鼓点一起起舞,形成了独特的舞蹈形式。而另一种受到羌族人们欢迎的乐器是盘铃,这个名字是由它长得像盘子而得来的。一般羌族人们使用的盘铃是由黄铜制作而成,多数盘铃都是圆形的,而铃铛与传统领导形状差不多,每个盘铃的尺寸都是固定的,不能随意改变。

萨朗舞的舞蹈队形是由一代又一代的人传承下来的,最常见的就是人们手拉手围成一个圈,这个形式也重现了历史中的羌族原始部落的形态,原始羌族部落为了保证安全,会选择将部落的形态建造成圆形,并且这种队形对人数没有限制,圈的规模是由人数决定的。领舞的形式是由很多种,例如对话表演、共同舞蹈等形式。

羌族萨朗舞围城圆圈通常是逆时针方向调度,是与萨朗舞的舞蹈用作有一定的关系,萨朗舞中的动作都是右边先动,因此舞蹈动作是逆时针方向移动,并且舞蹈动作中的跨部、腿部、肩膀的动作也通常是由右边开始的,并且针对群体性的舞蹈中,向右边活动呈现逆时针方向调动是比较舒服的。并且萨朗舞在羌族中是为了提升氛围的,主要是为了娱乐,因此萨朗舞比较随意,不需要遵守严格规矩,并且没有固定的舞蹈队形,舞蹈动作的节奏的快慢和队形的变换都是由领舞者决定的。

对于团体舞来说,音乐的节奏能够决定舞蹈的律动和节奏,在舞体动作的选择上,音乐的节奏能够应用于不同数量够的舞蹈动作,一种音乐能够在不同的舞蹈上使用,舞蹈动作和舞蹈音乐相辅相成。带有音乐旋律的舞蹈会使得萨朗舞富含层次感。羌族的萨朗舞还有一种独特的形式,无乐器伴奏仅仅将人们的演唱当做伴奏,而使用的语言是根据地域来决定的,将舞蹈与音乐相结合,从而实现歌舞合一的完美舞蹈,通过歌曲与舞蹈结合,表现出羌族独特的文化底蕴和人们的风俗习惯。

萨朗舞是由羌族人民一代一代传承和发展的一种艺术形式,萨朗舞与羌族人们的真实生活息息相关,是羌族文化和传统中十分重要的组成形式。萨朗舞中包含了羌族的历史、文化和信仰等。萨朗舞中蕴含了羌族人们的优雅朴实、豪放健美的人们的特征。希望能够对民族特色的舞蹈进行保护和发扬,让社会各界的目光转移到对民族舞蹈的传承中,在对萨朗舞的表演中,可以进行适当的改动,但是要再尊重萨朗舞的基础上进行创新,创新出一种更能为现代人所接受的萨朗舞,同时还能将羌族人民的风俗习惯与新时代的特征相融合,才能让人们更好的了解萨朗舞中蕴含的文化和价值

GET NEWSLETTER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