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摄像头、显示屏、内存、芯片都卷过了无数轮后,手机厂商终于卷回了通信设备最本质的功能——通信。

文/何伊然

编辑/王芳洁

在刚刚举行的苹果发布会上,除了打破软硬件界限、让人眼前一亮的“灵动岛”设计之外,另一个引人注目的更新是打破天地界限的卫星通信。而在苹果之前,华为更早先一步,公布在新款mate 50手机上搭载卫星通讯功能。

这是卫星通讯第一次与地球上的普通人如此接近,尽管这是一项已经运用了很多年的通讯技术,但只有当手机终端可以兼容此项功能时,它才真正拥有了大场景。

就在苹果发布会后,马斯克迅速在社交平台宣称SpaceX已经和苹果就卫星通信开启了协商,他写道:“iPhone团队显然超级聪明。可以肯定的是,如果手机软件和硬件适应天基信号,而不是让星链纯粹模拟基站,那么从太空到手机的闭环将会发挥最好的效果。

显然,无论与苹果的合作是否能达成,马斯克的“星途”都因此被打开了。

自2019年,猎鹰9向太空发射60颗星链(Starlink)卫星时开始,马斯克正式在太空落实起以实现全球无死角WiFi覆盖为目标的“星链计划”。只是在随后的三年里,星链计划完全独立于传统通讯服务网络,消费者需要在办公场所、住宅或者房车上提前预装接收器,才能实现上网功能。

而不菲的预装费用和资费,也让消费者对于星链的兴趣平平,毕竟这个地球上的绝大多数人并不觉得,自己有上天入地,脱离运营商网络的机会。相反,比起100M速度的卫星WiFi来说,很多人会觉得免费蹭网的WiFi万能钥匙更实用一点。

但今天,当苹果在手机里预装了卫星通信功能,无异于大幅降低了用户使用这项技术的门槛,顺便也帮了一把马斯克。

01

据了解,iPhone 14的卫星通信功能由低轨卫星联网服务公司全球星(Globalstar)提供信号支持。按照苹果官方介绍,iPhone 14配置的“卫星紧急求援”功能通过使用美国军方主导的全球定位系统(GPS),实现让用户超出Wi-Fi或蜂窝移动网络信号覆盖范围时,利用卫星连接发送SOS求救信息,接收求援机构回复作用。

不过,当前用户还不能使用卫星连接拨打电话,加上卫星通讯专为在天空开阔的场景下使用而设计,若附近有树木或建筑物遮挡,实际性能体验或受到影响。

苹果称,公司将从先进制造基金中投入4.5亿美元用于和Globalstar合作搭建卫星基础设施。卫星通信当前仅支持美国和加拿大地区。苹果计划为该功能提供两年免费的窗口期,后续会制定收费标准。

除了苹果、华为,谷歌在近期同样宣布下一代安卓系统将支持手机卫星通信功能,Android 14开发者预览版预计在2023年3月启动;国产品牌OPPO、vivo、小米、魅族下一代手机也有可能搭载北斗短报文功能。

美国媒体甚至“自黑”,中国基建强大,4G/5G基站覆盖率远高于美国。相比较之下,美国用户开车途径城镇稀疏的中西部地区很容易没信号,卫星通信这根“救命稻草”派上用场的概率会高很多。

当然,这也可能和东西方人的生活方式有关。比如,今年早些时候,马斯克的星链推出了房车版(Starlink for RVs),这是给那些开着房车去露营、度假的人准备的服务版本,为的就是让他们能在没有信号的偏远地区玩耍时,还能顺畅地上网。

只是,不过几个月时间,今年8月,星链就宣布了下调星链卫星互联网接入月费,并且房车订阅服务也在降价之列。

如荷兰用户 Thomas Ricker 收到的订阅星链房车服务通知中写道:“从 2022 年 8 月 24 日起,您每月的星链服务费将降至 105 欧元(约合 720 元人民币)。”这项服务通常每月花费 124 欧元(约合 850 元人民币)。

外界普遍认为,降价是星链针对传统通讯运营商的一次“降维打击”,毕竟此前已有个别地区运营商开始抱怨,马斯克抢走了他们的客户。然而,对于星链而言,它所面临的挑战绝不仅是价格,因为预装接收器的前提,让使用星链网络变成了一次需要独立决策的事件。

02

苹果在今年押宝卫星通信显然是受到了大环境的影响。

在很长一段时期,民用卫星通信和地面网络的发展是同步的。新千年后,地面蜂窝网络的成本和效率在消费级产品端远远好于卫星通信,多数厂家就减少了相关投入。

在业界普遍对卫星通信保持谨慎态度,认为其属于投入高、效果差的基建方式时,马斯克就表态自己偏要弄,毕竟上太空从听上去就比在地上搭建基站酷多了。马斯克做生意需要的就是面向未来的人设定位,花大价钱做不确定回报的事情对他是必需品。

目前,星链计划在地球近地轨道部署约3000颗卫星,每颗卫星成本25~50万美元,计划则是发射4.2万颗卫星。专业人士分析,即便按计划完成,现有的技术也难以达成马斯克的全球覆盖目标。

而星链的用户使用成本则居高不下。SpaceX网站显示,星链卫星天线初装价格499美元,每月WiFi服务费99美元,过低的性价比使得用户热情平平。

不过,今年以来,整个星链计划就进入了“好运周期”。

除了苹果搭载卫星通讯功能之外,俄乌冲突的爆发也让马斯克抓住了营销的机会。乌克兰通信出现问题之后,马斯克响应乌克兰政府的号召,站出来大肆推广了一番星链计划,并捐献了一批信号接收器。

而冲突也触发了人们的焦虑情绪按钮。很多人开始想要给通讯设备开个备份,担心有一刻会陷入 “信息荒原”当中。而此时,卫星通信就是最后的希望。

焦虑心理必然会刺激消费需求。今年初,星链在全球有14.5万用户,3月就涨到了25万,5月突破了40万。虽然和传统运营商的体量不能比,增长趋势足让马斯克满意了,他今年反复强调星链服务年度订阅收入将突破3亿美元,未来潜力无限。

03

为了抢占先机,在苹果发布会之前,8月25日,马斯克宣布和美国第三大移动运营通讯商T-Mobile合作,打造可以“消除移动信号盲区”的通讯服务。据悉,明年起,第二代星链卫星会拥有直径5~6米的大型天线,发送手机能够接收的频段以提供卫星服务,T-Mobile则会为空地连接预留部分中频频谱,使之能在两个网络下同时使用。

简单理解,苹果使用更新手机软件和组件达成卫星通信,T-Mobile和SpaceX采取的方案是让卫星来“兼容”手机。因此,马斯克会在SpaceX宣传中强调使用星链网络无需更换设备,暗暗嘲讽苹果是为了卖手机才推出卫星通信。

但也就几天时间,马斯克公开表示,已经和苹果坐在了合作的谈判桌上。

此前,SpaceX和苹果从未达成过合作,如果实现了零的突破必然会是震惊业界的大事。截至目前,苹果官方并没有对马斯克的言论发表回应。2020年,马斯克曾在采访中宣称自己最失意的时候尝试过把特斯拉卖给苹果,但库克随后否认双方曾有相关沟通。

以马斯克爱出风头的脾气,双方势必会有更多的公关战,在行业话语权方面开展更激烈的“嘴炮”交流。

虽然巨头纷纷入局,但是智能手机端卫星通信的商业潜力仍令人怀疑。

抛开马斯克的讲故事天赋,人类在近几十年实现太空居住和大批量太空旅游的可能性并不高,因此空地互联在很长时期都不会是生活必需品。

当技术成熟、成本实惠的基站在地球覆盖率只能达成20%的时候,畅想用成本高昂的卫星网络实现个人通信替代显然也是不可能的。用户常常抱怨手机在市区繁华地带碰到人多就会网络连接不佳,但卫星通信根本不能解决这一常见痛点。在涉及重大安全和极端情况的领域,军用又远远走在民用的前面,军用设施足以作为应急救援。

可以预见,有付费意愿的个人用户规模在一段时期都不会很大,苹果提出两年免费试用期也是仗着财大气粗,不怕赔本赚吆喝。

相对而言,卫星通信在交通领域的应用场景或许更广泛。

民用飞机、汽车、船舶都有成为卫星通讯终端的潜力值,技术实现起来也相对容易,不至于像智能机受限于体积而牺牲了通讯的速度和规模。2021年,美国通信卫星公司Viasat表示已经与中国卫通、中国移动达成合作,其卫星网络可供国内外航司进入中国领空使用。

因此,不排除苹果和SpaceX目前只是在手机端试水,待后续再将苹果汽车/特斯拉作为卫星通信主要终端的可能性。

#马斯克#

GET NEWSLETTER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