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不能承受之重

她踌躇半晌,就看见旁边的赵离摔门离开,只好无奈的叹了口气道,“好吧,我马上出门,地址给我。”

将东西早日换回来,解决一下矛盾和误会也好。

然而她是这么想,别人是否也是这么想的就不得而知了,门外跟过来的姜奈禾看见赵离脸色铁青出来,料定了两人是吵架了,顿时心生一计,开口喊了赵离过去:“赵离哥哥,你和姐姐怎么了?”

表面上是柔柔弱弱嘘寒问暖,眼角瞥见姜璐匆匆忙忙从房中出来,伸手钩住赵离的脖子,便是亲了上去。

“你们。”

虽说五年前她逃婚,可是即便五年后这个婚约也是依旧没有解开的,而赵离如此当着她的面与她的妹妹在一起,姜璐在如何也是忍不了这个场景的。

“你们要亲要抱我管不着,可别当着我面做给我看。”

姜璐看了眼姜奈禾,口气下意识有些不善,“让一让,我要出门。”

“哟,姐姐这是吃醋了?”

姜奈禾有些惊异于赵离的配合,当下也就顺水推舟,嘲讽道,“姐姐不知道吧,我和赵离哥哥已经订婚了。”

订婚?

即使她不喜欢赵离,可是这样一遭消息不免让她有一种自己的东西被横刀抢走的感觉,而且还是被这个她不喜的妹妹夺走。姜璐冷笑一声,反驳:“哦?与我的婚约还未解除便又立新婚约?你们这是狗急跳墙了?”

她向来温婉柔和,如今话语凌厉也是一下子突然急了,赵离眼中闪过一丝不忍,欲开口却终究是没有说话。

“姜璐,当初是你自己一走而之,你凭什么质问我?”

姜奈禾有这张底牌,当即翻出来毫不畏惧的大声问道,当年是姜璐主动离开,如今她也不好说什么。

姜璐果然迟疑了,她一咬牙,也有些口不择言:“那这订婚理应由我来退,至于你们之后要干什么当然与我无关。”

“姜璐,你还没有看清形式吗?”

赵离终于忍不住了,声音阴沉,“是你扔下我的。”

姜璐哑然。

此时姜奈禾的生母沈鸽恰巧回来,听见争执,又看见自己女儿受气,当下便笑了:“我当时谁呢,原来是姜大小姐回来了,怎么?自己没把握住的,还不给别人让了?”

“非是我不让,赵离他没与我解除婚约又和我妹妹订婚?”

姜璐一字一顿,“你好好想想到底是丢谁的脸。”

言下之意,反正丢的不会是她姜璐的脸。

赵离脸上已经挂不住了,伸手拉开姜璐,低吼道:“你自己活成什么样你不清楚吗?这五年来你又清白的到哪里去?”

那行李箱的事情他终究耿耿于怀,对于心慕的女子,看见这样的事情任何男人心中都无法释怀。

沈鸽一听,更是得意:“哎呀,原来姜大小姐还有隐情啊。”

姜璐五年来何曾被这样夹枪带棒的针对过,她实在是恶心姜家人不行,当即也不好和赵离解释,只好深吸一口气压下火,径直出门,将那些嘲讽都抛在了脑后。

她得先把行李箱的问题解决了。

两人商定的地方是家会所,自然鱼龙混杂,姜璐有些不舒服的打了个颤儿,一个一个包厢号着过去,只想快些换回自己的箱子。

终于她打开约定包厢的门,一眼就看见里面坐着的男人。

清冷的桃花眼,淡眉薄唇,不苟言笑,一如五年前她所见的样子。

姜璐战战兢兢的借着昏暗的灯光努力用头发遮住脸,在包厢中其他人肆无忌惮的嘘声中,走到他面前,镇定了片刻,开口。

“林先生,我是来取我的行李的。”

那人听见她的声音,微微颔首瞥了她一眼,半晌只是抬了抬眼角,并没有其他的表示。

这是什么意思?当她空气?还是因为飞机上的事蓄意报复?

(温馨提示:全文小说可点击文末卡片阅读)

姜璐顿了顿,转身反手一把摁掉了包厢里的音乐,嘴角轻挑,大着胆子颇为挑衅的盯着他的眼睛,缓缓的再重复了一遍。

“林先生,我来了。”

音乐声戛然而止,包间里气氛一时有些尴尬,里面其他人也停下动作,神情古怪的看向这个来历不明的女人。

姜璐就那么咬着牙定定的看着他,不能怂,绝对不能怂,要是被他发现自己就是五年前的女人那她可就彻底凉了。

空气僵持了几秒,男人掀开眼帘,抬眼望向她,忽然就笑了。

“欢迎回来啊,姜,小,姐。”

他那后三个字刻意咬重,姜璐心一下凉了大半截。

他居然还记得她。

“林先生别客气。”

她勉强露出一个微笑,“我只是来物归原主顺便取回我的东西的,请林先生还给我吧。”

“哦?物归原主?”

林牧脸上的笑意味不明,“那我是否也该将你五年前平白送给我的东西物归原主呢?”

这是分明的刁难,姜璐此刻心慌意乱,有些急了,下意识便以为是自己与他在飞机上的矛盾让他记恨至今,于是反驳他道:“林先生不会如此记仇吧?君子一言驷马难追,我只想要回我的行李。”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你自己做到了吗?”

一句话,将姜璐下面要说的话全逼得咽了回去。

旁边的人起初也只是看热闹的心态,当下看见林牧似乎不买这个女人的帐,心里就认定了这又是个对林总纠缠不清其实毫无实力的人,于是一个二个都憋不住了,开始冷嘲热讽起来。

“没看见林总不想理你吗,你还在这干什么?”

“这里根本就没你的什么行李,还不快滚。”

旁边的几名女子早就对这个与林总有关系的女人不满了,走上前来就要推搡她,其中一名更甚,毫不顾忌的就要扯她的头发将她拉出门外。

姜璐反手打开那人的胳膊,脸色有些不太好看,但还是强忍着怒意:“我来这里找他有事,请你们不要插手。”

“哟,听听,还有事呢,什么事啊,不会是送外卖吧?”

几个女人放肆的笑起来。

这说的送外卖自然不会是吃的,而是另有所指,姜璐从未听过这样的污言秽语,当下怒上心头,眉梢一颤就开了口。

“你们几个年纪轻轻的女孩子,怎么脑子里全是这样恶心的想法,说出来都不觉得反胃吗?”

她本身就是较为保守的人,说这段话的时候眉梢紧蹙,唇角轻抿,一副异常认真的样子。林牧坐在旁边目不转睛的看着她,嘴角撩起一丝笑容来。

“关你什么事!”

那几人被说得下不来台,恼羞成怒,伸手就狠狠推向她。姜璐后退半步避开,却暮然发现一道身影已经挡在了她面前。

“林总!”

那几个女人诧异,林牧素来不会插手闲事,为何要在此刻出手保下这个女子?而姜璐还没反应过来,已经被身前的男人握住手腕,强行拖出了这个包间。

“林牧。”

出了包间,姜璐终于是忍不住了,张牙舞爪跟一只小豹子似的揪住男人衣领,“把东西还给我,我们两清!”

“两清?”

林牧眼神微冷,“你的东西在我这可不止一样,你全都拿走?”

姜璐避开他的目光,生硬道:“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

林牧倚在墙上淡淡看了她片刻,半晌开口,妥协般的语气:“箱子我没带出来,你跟我去拿。”

“林!牧!”

萌宝坑爹不手软

初晴羽羽

1000+人在读

现代言情

查看更多

(点击上方卡片可阅读全文哦↑↑↑)

感谢大家的阅读,如果感觉小编推荐的书符合你的口味,欢迎给我们评论留言哦!

关注女生小说研究所,小编为你持续推荐精彩小说!

GET NEWSLETTER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