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岁的张女士自2岁起,就被父母送到了姑姑家居住,后来因为经济条件不好,父母就一直没有将张女士接回来。由于张女士长期在姑姑家生活,与亲生父母的感情自然比较疏远。

多年后,张女士事业有成,为报养育之恩,于是出钱给姑姑家的表弟买了一套房。张女士为表弟买房的消息传到亲生父母耳朵里后,其亲生父母要求她也要为自己亲弟弟买一套房。张女士拒绝生父母的要求后,亲生父母索性将她告上法庭,索要50万赡养费。

最后法院认定,原告不应将买房压力冠以抚养、赡养之名附加给被告,赡养费应根据被告实际情况与原告酌情商定。

随着这一案例的报道,姐姐被父母强制扶贫的实景引起了社会广泛关注。“扶弟魔”现象该不该被唾弃也成为了网友热议话题。

“扶弟魔”现象本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的私域性问题,因为一条新闻被热炒至公域层面的讨论,其话题核心实质上是重男轻女现象在当今社会环境下的接受度的问题。

毋庸置疑,因为照顾弟弟不周导致姐姐与父母关系破裂的案例,本质都是重男轻女思想带来的家庭分裂。“看到爸爸流泪,我决定把房子卖了”、“离婚争财产只为让弟弟过得体面”、“11个姐姐凑钱32万给弟弟买房”……

“扶弟魔”的悲剧在于一个女生不被原生家庭待见,反被洗脑,认为弟弟的一切都该自己负责。

细剖“扶弟魔”形成背景,不难发现那些舍得一身剐的姐姐,从出生开始就浸泡在浓厚的家庭主义色彩之中。而姐姐的存在,冥冥中似乎就是保险丝的作用。幼教时期,“你得让着弟弟”、“你不管谁管”这类精神指令附着在养育之恩的使命中根植血肉。

多年以后,父母向邻里街坊炫耀女儿存在价值的标准就是她为家里积蓄了多少彩礼,有没有给弟弟买房。而作为工具人的姐姐,为了父母口中的满意,让渡自由、婚姻甚至健康在所不惜。即便有个别忤逆者,也会被父母以下跪乞求或威逼利诱等道德被绑架的形式捆绑在为弟弟奋斗的使命上。

时至今日,“扶弟魔”的悲哀依然以各种形式撕扯着男女平等的普遍共识。亲人之间相互帮衬无可厚非,但把尽孝的义务强行嫁接在帮扶弟弟的幸福上,既是强人所难,更是腐化社会风气。

无论有多少理性的姐姐为自己的“扶弟魔”的身份贴金,都逃不脱被封建思想禁锢不知上进的评议。家人之间的爱是能力范围之内的全力以赴,决然不是亏空一个家庭对另一个家庭的无限扶贫。

GET NEWSLETTER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