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草芬芳、大地壮阔;层峦叠嶂、群山巍峨。四季交替、岁月更迭;江山如画、如诗如歌。最美数绿色! 有人喜欢红色,因它寄托了理想与蓬勃;有人喜欢蓝色,因它饱含着深邃和广博;有人喜欢白色,因它象征超凡、素雅和高洁;有人喜欢褐色,是因它寓意了光阴的积淀与命运的曲折。我们生态建设的尖兵啊——林草调查工作者,最爱你:绿色! 绿色是使命,是向往,是林草人无悔终生的追求; 绿色是生命,是不负年华,是激励人踏平前路的坎坷;绿色是本色,是责任担当,是鼓励人攻坚克难的拼搏!
我驻足在内蒙古自治政府林矿总局的旧址颂绿色,先驱者开发大兴安岭的雷霆号令,犹把新中国第一支森调队的故事从头儿诉说: 1949年的那个春早,伴着解放全中国的声声号响,有人从这里走进苍莽林海、走向黄沙大漠……从此开启了新中国森林调查的先河。在这里,见证了与绥远省林野调查队的“蒙绥合并” ;在这里,实现了“中央林业部一大队”转隶内蒙古的融合;在这里,来自五湖四海的有识之士,携手朝夕把大江南北的森林量测。 他们在大小兴安岭、秦岭上埋标,在嫩江、黑龙江上漂泊,在长白山、燕山、大巴山栉风沐雨、披荆斩棘地穿越,在科尔沁沙地、巴丹吉林沙漠热浪灼人、昏天黑地地跋涉…… 七十多年的风云凝结成了厚重的历史,这蕞尔之队也历练成旌旗万里的森调兵团。绿色是不忘初心,风雨无阻的脚步啊,绿色是前赴后继、一代接一代的开拓! 我注目着浓墨重彩的林相图颂绿色,弯曲的疏密的等高线编译了山川原野,丹青画笔描摹了森林的年轮和底色。林草调查人绚丽多彩的青春啊,历经风霜雪雨如这林相图般仍没褪色。
你经受过大自然的考验吗?英姿飒爽的女队员,面对野兽侵袭、蚊虫叮咬、衣衫褴褛、风餐露宿,没有退缩。她们从春种夏长,走到秋收冬藏的铿锵脚步从未停歇;你亲历过火海围困吗?那场震惊中外的特大火魔终被战胜。浴火重生、重整队伍、冒着余烟、披星戴月,为森林恢复、重建家园出计献策。 绿色是一张蓝图绘到底的坚持与执着,新时代的林草人也是大地的艺人啊。 我徜徉在律动的监测数表里颂绿色,那没有休止符的串串数字是谱写大地母亲的歌。探寻大森林、大湿地物华天宝的奥秘如饥如渴;揭示大草原、大沙漠人杰地灵的天机时不待我。爬高山穿沙漠蹚大河,寒来暑往,不畏饥寒交迫,要的是那因子、那数据、那结果,云计算、精规划,为沙暴静默,让云碧天蓝,许江河清澈! 电脑里泛涌着茫茫林海的阵阵波涛,碳汇仪记述了低碳的工作、生活,誓将绿色家园的种子传播;无人机监测了人与自然的包容、亲和,永盼那绿荫护夏,红叶满坡!绿色是大爱,是不舍的情结;绿色是科学,是可持续发展,是万古无弦的组歌。
我伫立在火红的党旗前颂绿色,如同争流的百舸,印证孜孜的求索。英模的典范永存史册,不能忘却,共产党员张清栋,为完成那次特殊的森调任务,靠着捡吃几个冻土豆,在地窝子里熬过的除夕夜;怎会忘记呢,共产党员小车,被草爬子叮咬身患重病还没痊愈,就奔回外业前线的那一刻;依然记得,老书记周广德一手摇风轮、一手捧书学,饭都烧煳了竟然没察觉。那镜头定格的,是他悉心钻研、发明蓄积量角规技术的历史瞬间,那是多么专注、多么的忘我。 颂绿色,绿色是无山不绿,有水皆清;绿色是花香四季,鸟鸣万壑。喜迎二十大,建功新伟业,生态文明,兴国有我!
作者:宋连城
来源:《兴安日报》

GET NEWSLETTER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