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白洋淀的美食里,有一道非常特色的凉菜——鱼鳞冻,鱼鳞冻晶莹剔透、冻感十足、口感凉爽。在炎热的夏季,荡舟白洋淀的万顷碧波之上,一勺鱼鳞冻放入口中,爽透苦夏侵袭的身心,其中的美比白洋淀的景色更加。

曾经问过水区的一位70多岁的老渔民,他说鱼鳞冻不是现在才有,从早就有,菜的名气可大着呢。作为有着文化历史和民间活力的菜品,鱼鳞冻从用材到烹调其实都很简单,把刮下的鱼鳞洗净水煮后捞出,煮鱼鳞的汤自然凝固成“冻”,然后改刀装盘生抽调味即可。白洋淀人的家常是这样吃,招待远方的游客也是这样吃。

因为酷夏时节,淀里的鱼基本不动,任你用什么方法都不好逮到鱼,所以有的渔民就索性把渔具全部收起来,等到天气转凉再行捕捞。也正是如此,在炎炎夏日的旅游黄金季节,吃到上等的鱼鳞冻也是难得的,匆匆的过客们就只能将就了。

所谓鱼肥鳞厚、鱼瘦鳞薄,鳞厚麟薄煮出的冻是有区别的,也正合了大部分白洋淀菜品都是有季节性的规律。当然不管在什么季节,要想逮几条好鱼也都不是问题,何况现在养殖的水产很多,选材就更不是问题,所以鱼鳞冻可以始终受到各地游客的青睐和赏识。

冻的前身是汤,先有汤后有冻。由此想起了又一道白洋淀的特色汤:白洋淀鱼汤。白洋淀的鱼汤正宗产地是赵北口镇,赵北口鱼汤吸足了鱼的营养和鲜味。用鲫鱼油煎至两面焦黄加水熬煮,待汤成奶白色即成,喝起来鲜咸可口、回味无穷、令人难忘。

白洋淀炖鱼也讲究宽汤,炖好的鱼是主菜,而汤则是附属的。因为鱼吃了,汤就剩下了,有的就用鱼汤炖豆腐、有的用鱼汤泡饼子,这也是因为鱼汤的味道和营养。有道是千咕嘟豆腐万咕嘟鱼,极言炖豆腐必须要一定的时间,少于十分钟豆腐的味道是不行的,炖鱼就更需要时间了。

虽是附属的,但从儿时的记忆中,吃鱼冻的印象比吃鱼的印象要深的多。经过长时间炖煮的鱼汤富含角质蛋白,特别是天气较冷的冬天,鱼汤很快凝结成冻,红透亮滑,入口即化,带着炖鱼的浓香回荡在口舌之间,久久不退。

鱼冻是一代一代的白洋淀人现实生活的写照,白洋淀人离不开鱼冻,也只有白洋淀人可以做出这样的附属菜品。鱼冻好吃就是鱼炖得好吃,鱼炖不好鱼冻也就吃不得,当然鱼炖于汤,味也融于汤,鱼和汤融为一体。所以,为了过足鱼冻的瘾,有人就把鱼肉拆骨碎于汤中,专吃冷却后的鱼冻,冻中有肉、肉在冻中,那种口感非同寻常。

特别是含有鱼籽的鱼冻,细如小米粒的金黄色鱼籽,散落在深红色的鱼冻之中,就像精美的艺术品,一品简单的、大多数人都不知道的菜品也好像融汇着自然的造化。

如今鱼冻也已经登堂入室、招待宾客了,与其说招待,倒不如说是与世人共享。共享就要有共享的样子,于是鱼冻就有了各种色香味形,玲珑剔透、惟妙惟肖,不用说吃,光看着就赏心悦目、馋涎直流了。但真正吃着鱼冻长大的人们,始终萦怀的还是那吃完了鱼肉剩下的盘子底——凝结的鱼冻,带着家人的口涎、欢笑和说不完的故事。

GET NEWSLETTER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