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网新疆新闻9月13日电(刘雪梅 张瑞丽 黄顺镇)“给枯枝朽木赋予生命,通过雕刻演绎着我们多姿多彩的人生。我也一直在坚守和创新的路上。”新疆库车市牙哈镇塔格玛克村村民吾买尔·热合曼说道。
吾买尔·热合曼多年前还是木工,因其自幼受家庭氛围熏陶,对木雕事业也情有独钟,吾买尔·热合曼于35岁时开始不断学习、钻研,正式学习木雕技艺。
在库车市牙哈镇的一间木雕工作室内,今年刚满50岁的吾买尔·热合曼,正神情专注地紧握刻刀,按照提前描绘好的线条,一下下凿刻着眼前的木板。手舞刀具、汗珠滑落、木屑纷飞……木头上的图案纹路逐渐明了。儿子凯迪尔旦·吾买尔在旁边看着学习,父亲手中刻刀所至,木屑纷落,原本一块废木头在吾买尔·热合曼的手里焕发了生机。
“我父亲做木雕15年了,我平时在家会帮他一起做,在这个过程中我和爸爸的感情越来越好了,我会把这个手艺传下去,这也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提起自己这个痴迷于木头父亲时,凯迪尔旦·吾买尔总说,父亲不善言辞,可一谈起木雕,他的眼里闪现出别样的神采。
吾买尔·热合曼与父辈们相比,怀着同样的坚守传统木匠技艺之使命感,却有着不同的新鲜而独特的视角。为了让它摆脱原有的困境,跟上时代潮流,吾买尔·热合曼尝试让更多的枯枝朽木、葡萄藤等原本不宜做木工的材料,更多的参与到他的创新中来。
腰部力量下沉、右臂前倾、右手紧握雕刻刀用力,一凿一凿,小的物件也要凿几千次次以上才能成型。大一点的作品则需要吾买尔·热合曼每天工作10多个小时,大约半个月才能完成。“手工木雕要时刻注意做好减法,少一刀,作品的立体感、圆润程度都会大打折扣。作为手工艺人,作品是要流传下去的,更要负责。”吾买尔·热合曼说。
他带着记者走进他个人的木雕陈列室,木架上各种灵动摆件、木质小桶、动物形象等令人目不暇接;木架下边,吾买尔·热合曼向我们展示他花费数月时间雕刻出的桌椅板凳和桌上的各色陈列。“旧木头”在传统与现代交融中展示着“新魅力”,在他搭建的新桥梁中碰撞出有趣的火花。
他说,一件木雕作品的好坏与很多因素有关,而原料是最重要的基础。吾买尔·热合曼的作品一直选用产自天山脚下的核桃木、杨树、柳木等,木材木质坚韧、强度较高,适宜制作木雕作品。空闲时间,他总是在各地挑选木材,之后的切割、自然风干、分片等程序也要亲自把关。根据木材考虑绘图,通过多年积累,他能够根据需求熟练准确地绘制出一张张雕刻图纸,再将图纸蒙在木板上,镂空多余的部分,然后精雕细琢。
在吾买尔·热合曼的刻刀下,一些不起眼的树枝和树根被赋予了艺术价值。随着科技的进步,吾买尔·热合曼也与时俱进,购买了一些电动工具,对木雕工具进行升级,加上其独到的刀刻功夫,雕刻出的产品也更为精湛。经多年磨炼,雕刻技艺日趋精进,也经常给亲戚、朋友雕刻各种木质底座、桌子、椅子等手工家具。
维吾尔族的木雕技艺历史悠久,近些年,随着生活水平提高,普通群众也开始将木雕作品用在自家建筑装饰上。这不但坚定了吾买尔·热合曼这份技艺的信心,也让他创作之余,思考如何将传统木雕进行转型。他表示,木雕艺术表达的内容应随着时代发展,演绎新生活,用“老艺术”说“新话”,缩短民众与传统技艺的距离感。
近两年,吾买尔·热合曼制作的家具、装饰品、手把件、玩具等在广州、上海等各大旅游景点进行展陈,木雕的形式搭配颇具地域特色的新疆风味,让越来越多的人通过他了解到了传统手艺的魅力。
库车市牙哈镇下派干部李俊哲说:“吾买尔·热合曼做这个木雕有十多年了,他很喜欢做这件事情,自学成才,我们也鼓励村里有手艺的人发展自己的产业,通过自己的特长改善家庭生活条件。”

GET NEWSLETTER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