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陌的父亲三十年前流落到蔡镇,后来靠着自己的身怀绝技,一手醇香美味的卤菜制作秘法站稳脚跟,不仅在蔡镇做起买卖,还娶妻生子生下楚陌。

只是二人福薄,楚陌的母亲因病去世,后来父亲也因意外暴毙,只留下二十来岁的楚陌,守着卤菜店独自生活。


只是楚陌平时学艺不精,买卖都由父亲打理,最多也只是打打下手。父亲忽然去世,他对配方和流程等不甚熟悉,难以支撑起买卖,以至于一个月后就关门大吉了。

没有了收入来源,父母留下的家业也不能坐吃山空,楚陌心中暗自着急,打算利用店铺重开买卖。

正在苦苦思索要做什么行当,这天店门却被敲响,一个黄脸男子问:“请问是‘醇香卤菜’店么?”

楚陌回答:“正是,只是已经关门十来天了。”

“我是没有见到招牌,为什么摘下来了?我倒是认得你,你是掌柜的儿子楚陌。”

“正是,请问你是?”

“我是令尊的好友,名叫苟仁,多年未见令尊,前来探望。”

“原来是苟叔,唉,我父亲已经去世了,您来晚了。”

苟仁一听,脸上浮现悲痛的神情,又问:“那为什么不继续开店?你家的卤菜远近闻名,每日供不应求,关门了多么可惜?”

楚陌不好意思道:“这个……不瞒您说,我学艺不精,没有学到父亲的精髓,卤制的菜品比不上父亲在世时的味道好,因此买卖逐渐落寞,如今只好关门另谋他就。”

“原来如此,你不必担心,你父亲在世时,常在我面前配料卤制,我一向过目不忘,可以帮助你重开店铺。”苟仁信誓旦旦。

楚陌半信半疑,心道:“父亲一向对配方和卤制方法视若珍宝,轻易不会示人,怎么会让他观摩?再有,自己也从来没有见过这位父亲的好友。”


他虽然心中疑惑,但还是愿意尝试一次,于是点头道:“苟叔有心了,那就请帮助侄儿重开店铺,万分感谢!”

苟仁道:“不用谢,你父亲以往对我照顾有加,我如今帮助你也是应当的,我这就带你上街,将调料买齐。”

二人上了街,苟仁买了八角,桂皮,花椒,甘松,小茴香等等数十种调料,都叫楚陌一一记住。之后又买了猪头肉、鸭子、牛肉等等。

到家后,苟仁一一将调料倒进大锅中,一边熬制一边讲解火候和用量,忙活大半天,终于熬制成一锅醇香的卤水。又将猪头肉、鸭子、牛肉等放入锅中,起锅时肉香四溢,楚陌一尝之下赞不绝口。

“果然和父亲所卤制的菜品味道一样,我已经牢记了方法和流程,万分感谢!”楚陌由衷感谢。

楚陌重开了店铺,挂上招牌,先是引来几位顾客购买,后来逐渐传扬开来,生意比以往还要火爆,都说楚陌得到了父亲的真传。

“苟叔,您真的要走么?”楚陌听苟仁说要离去,很是不舍。

“我此行本来是为了见见你的父亲,如今他已经不在,我帮你重开了店铺,也就心愿已了,这就回家去了。”

“您的家在哪里?侄儿空闲时必定登门拜访。”

“哈哈哈,我住在深山老林中,你怕是找不到呀!我这里有一封信,我走后你再拆开看吧,有缘再见!”

苟仁说完,哼着歌儿就走了,楚陌拆开信封一看,惊讶道:“原来如此!”


信中所述,原来苟仁并不是人,乃是一只老黄狗,二十多年前流落到镇上,楚陌的父亲时常割下猪肉鸭肉的边边角角喂养它,它也知恩图报,时常待在店铺门口帮忙看家。

后来苟仁离开镇上进入山林,机缘巧合之下修成正道,得了人身,于是回来,想见见当初的恩人,不料他却已经去世,于是凭着当年的记忆,回忆起秘制卤水的方法和流程,帮助楚陌重开店铺。

GET NEWSLETTER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