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把幼儿园男教师比作“大熊猫”,因为他们稀缺、吃香,还因为他们特别受到孩子的喜爱。教师节前,记者走访沪上多所幼儿园。在男教师尚被看作“特殊群体”的幼儿园里,他们与萌宝以及形形色色的宝妈宝爸相处时,会碰撞出哪些五颜六色的奇妙故事呢?  更重要的是,他们的职场路走得顺畅吗?家长特别是女孩家长,放心将女宝交到男幼师手里吗?男幼师在由女教师占绝大多数的“女儿国”里,该如何闯出属于自己事业的“半边天”?社会又会不会还是用老眼光,把他们看作是幼儿园里的“男阿姨”呢?
松江大学城幼儿园的男老师传递给孩子勇气 采访对象供图(下同)
 家长担心“不够心细”“不方便”  “我们一个年级有5个平行班,当听说有男老师要从毕业班下来,不仅中班,连小班的好些家长都特别激动。”松江大学城幼儿园园长徐梅说,他们园里有两位男老师,都特别受孩子们的喜欢。  宝山区陈伯吹实验幼儿园园长方红梅说,的确有许多家长希望把孩子放在男老师班级,特别是男孩子的家庭,期待孩子能从男老师身上学到更多男子汉气概。在不能完全满足需求的情况下,幼儿园建立共享机制,比如主题大活动,孩子们有机会自主选择男教师带领的项目。在“小社团”里,孩子也可以自主选择男教师指导的活动。每天早上,孩子们都要跟着男教师做韵律操,开展各项体育运动。  宋庆龄幼儿园园长朱素静说,园里有个男教师工作室,来自管理、科研、带班教师、运动专职教师、信息专职教师、科学探究专职教师等多个岗位。男教师带给孩子们的是不同于女教师的成长体验。要吸引更多的男性投身学前教育行业,我们亟需转变观念,营造适宜的教育生态环境。  男教师带幼儿班,家长的顾虑主要是怕他们没有女教师心细,缺乏带娃的耐心,容易笨手笨脚。还有的家长担心男教师与女宝宝相处“不方便”。在采访中,各幼儿园的园长无一例外地表示,现在的监控设备和园内的规章制度,可以最大程度地减少家长对男教师“安全隐患”的担心。
男老师指导孩子也很耐心
为女宝宝扎麻花辫又快又漂亮  幼儿园实行“两教一保”,即一个班级设两位班主任和一位保育员。去年,松江大学城幼儿园安排女教师陆晶晶和男教师张旭栋搭班。“这是我工作八年后第一次与男教师搭档,开始有些顾虑,担心男教师会不会比较毛糙。但是,跟张旭栋老师一起带班一年多来,彻底改变了我最初的想法。”陆晶晶说,“就拿给女生扎辫子来说,我们班有18位女生,其中有15位是梳辫子的,每天早上家长把她们的辫子扎得漂漂亮亮的,到下午起床后很多人的辫子就散开了。张老师跟女老师学习了各种扎辫子技术,我看他不仅会扎单马尾辫、双马尾辫,连一些复杂的麻花辫也能扎得又快又好看。”“我们的课程分为五大类,张老师负责语言和音乐,我负责计算和美术,科技由我们轮流教学。我发现张老师特别擅长绘本教学,这可能与他平时阅读量大、知识面比较开阔有关吧。还有,他在利用材料配合运动教学上也很出色,比如追逐游戏,他会利用彩带、呼啦圈、废旧轮胎、锥形标志桶等各种物件设置游戏路线和障碍,让追逐游戏充满趣味,也更有竞争性。”陆晶晶说。
男老师的课堂很吸引孩子们
培养阳刚之气不能只靠男老师  徐梅表示,松江大学城幼儿园多年来坚持开展运动特色项目,男教师们有着独特的优势,负责吹哨、领操,踢足球、打篮球等活动,两位男教师在孩子们中特别有号召力。个别家长最初听说带班的是男教师,可能会担心他们不会像女教师那样细心照顾孩子。但很快家长们发现,不仅男孩子特别爱男教师,连女孩子也跟男教师特别投缘,至于女生在生活上的一些不便事,班里还有其他女教师和保育员,完全打消了家长的顾虑。她说:“男教师勇敢、坚毅的品质及特有的阳刚之气,与女教师形成了很好的互补。比如,在运动量大、探究性强的运动或游戏中,有男教师的陪伴和指导,孩子们可以玩得更加积极、科学和有安全感,能更好地培养孩子的创新精神、顽强毅力、耐挫心理等,这对幼儿的全面发展会起到十分重要的作用。”  不过,也有学前教育专家提出,家长切莫形成另一种思维定式,认为“女教师带出来的男生一定会缺乏阳刚之气”,或者“只有男教师才能培养出孩子的勇敢、刚强、创新精神”。这种人为预设师资性别导致的差异,既不合乎教育逻辑,也与事实相违背。孩子的很多性格养成,家长负有主要责任。
【现场对话】  学前教育也需要“阴阳调和”   7月,坚守在幼儿园教学一线近20年的杨凯老师被任命为奉贤区金麦穗幼儿园园长,成为奉贤区第一位男园长。至今他还保持着全区第一位男副园长的“纪录”。学前教育科班毕业后,他从幼儿园一线教师做起,直到走上管理岗位。  问:作为男园长,将来招聘教师时会不会更偏向于男性?  答:如果各方面条件都能满足招聘要求,我肯定会多挑一些男教师。2016年时上海有一个调查,学前教育男女教师之比约为1比99,这几年男教师数量有所上升。我们常说,在一个家庭里父亲的角色不能缺席,同样,学前教育也需要“阴阳调和”。  问:外界可能觉得,男性做幼儿园教师会被人“瞧不起”。事实是这样的吗?  答:目前,大多数的家长和孩子还是愿意接受男教师的,甚至很欢迎班里有男教师。所以不存在“瞧不起”的问题。在我们奉贤区的公办园里,一个成熟男幼师的税后年薪大约十四五万元,不算高,但放在目前的职场薪酬体系里来看应该还算比较令人满意的,况且,还有寒暑假。所以,男生既然做了幼儿园教师,首先要“瞧得起”自己,努力撑起幼教“半边天”。  问:还有人会戴着有色眼镜,认为幼儿园男教师在婚恋上容易受挫,甚至娶不到老婆吗?  答:这是完全不符合事实的。至少我看到的男幼师都能组成一个幸福的家庭。幼儿园里女教师那么多,说句实惠的话,近水楼台嘛。如果在幼儿园的“女儿国”里都不能成功相亲,换到其他行业,这样的人也不一定能获得美满的爱情。再有,现在不少幼儿园女教师十分愿意嫁给男教师,因为有共同的职业语言,对彼此的职业有切身的了解和高度的认同。  问:从一个男性园长的角度,您觉得男教师还需要做哪些职业素养的提升?  答:在以女教师为主体的学前教育领域,男教师要想在事业上走得更远,我认为最重要的是要有专业上的追求。我常常提醒男教师们要思考两个问题:从事这项工作,对自己来说为什么是值得的?对幼儿园来说为什么也是值得的?
陈伯吹实验幼儿园的男老师陪孩子表演
【调查数据】  全国男幼师占比不足3%  据教育部发布的2020年教育统计数据显示,我国学前教育中女专任教师超过了280万人,占专任教师总数的97.78%,男幼师的占比不足3%。  近年来,沪上各幼儿园积极招聘男教师,但“市场供应”极为有限。师范院校学前教育专业在招生时本身就极少有男生报考,即便入了职,男教师流失现象也比较严重。这几年,本市多所高校的学前教育专业有意识地扩招男生,幼儿园里的男教师也在不断增多,但与女教师扎堆相比,男教师仍是凤毛麟角。  浦东新区历来都是学前教育男教师“大户”,今年一下子新入职了21名男幼师,使得全区男幼师人数达到了168名,其中有3人获评高级职称。但在有些区,男教师稀缺的呼声很高。以某区为例,幼儿园专任教师超过3000名,但男教师仅10个左右。
新民晚报记者 王蔚
浦南幼儿园的男老师力求教学方法有所突破
【延伸阅读】
搭档互补 男教师也有 带娃“独门秘籍”
抱团翻滚 孩子们乐嗨了
(宝山区陈伯吹实验幼儿园 李晓宇)
“我是2016年入职的。一年后我正式带班,带的是小班。我记得开学第一天,当家长把孩子送到我手里,孩子们可兴奋了,怎么老师会是个大哥哥。”宝山区陈伯吹实验幼儿园的李晓宇说,读师范时学的就是学前教育专业,钢琴、舞蹈、声乐、美术样样学,但自己作为一名男教师更要有自己的“看家本领”。  李晓宇说:“我们园有四位男教师,经常开‘小会’。幼儿园里有不少器械类的活动玩具,偏向动感和韵律,我们觉得这是男教师的强项。于是,我们就设计了不少以器械为载体的活动课。比如,孩子们人手一根塑料充气棒,我让他们把它立起来,在倾斜到地面的一瞬间,看谁能接住它。这项游戏的目的是锻炼眼和手配合的灵敏度。又比如,在做垫上运动时,女老师们只是按要求让孩子练习翻滚,我们男老师设计的运动是两个人抱团翻滚,这下可把孩子们乐嗨了,其他班级的孩子看到后也跟着跃跃欲试。”  在幼儿园的工作中,李晓宇还收获了爱情。他和妻子在同一家幼儿园工作,只是分在相隔一条马路的两个园区,巧的是今年都带中班。他说:“平时在家我们也会有一些业务上的交流,更多的是讲讲工作中遇到的新奇事。儿子刚刚两岁,我开始有意识地教他认识色彩,分享与色彩相关的故事。”  绘本延展教学是李晓宇摸索出来的“独门秘籍”。他说:“有一次我在备课《乌龟去看海》的故事时突发奇想,就专门去买了一张大大的白纸。课堂上,我先让孩子们发散性思维,乌龟在看海时会遇到什么样的海洋小动物。有孩子说会遇到螃蟹,还有的说会遇到鲨鱼。我让孩子们脱掉鞋子和袜子,手和脚都蘸上五彩颜料,然后在摊开的白纸上用手和脚作画笔,画出各种小动物。有个孩子把两只手掌并在一起,在纸上印出螃蟹的形状,高兴地直呼‘大螃蟹来啦!大螃蟹来啦!’上完课,我再把他们领到水池边,把小手和小脚擦洗干净。”  保持童心 教法别出心裁
(浦东新区浦南幼儿园 田辰)“我是汉语言文学专业毕业的,本来是想去当语文老师的,可能是机缘巧合吧,我走上了幼师的岗位。”今年是田辰工作的第13个年头,担任了浦东新区浦南幼儿园陆家嘴园区的保教主任。他说现在是迷上了这份工作,自己也始终保持着一颗童心。  《超级擂台赛》是有关动物比赛的故事绘本,田辰尝试用舞台剧的形式将动物的不同个性演绎出来。听到这个创意后,有家长赞许地说:“到底是男老师,连教法都别出心裁。”  “我就和孩子们一起探索怎么表演,这也让我有了更多的机会去发现每个孩子的不同之处。”田辰说,“旸旸是一个非常温柔的男孩,温文尔雅。这次和我商量后,他决定演一个戏份不多但大家都很讨厌的角色——大灰狼。但是,好几次排练时他就是进不了角色,把大灰狼演成了温顺的小绵羊。其他小朋友着急了,向我建议换掉旸旸,否则就要耽误演出进度了,但我坚信旸旸一定可以。当天下午我俩一起讨论这个角色,一起模仿大灰狼的性格、脾气。没想到,第二天旸旸一上场,简直像变了个人似的,大灰狼开始变得凶猛起来,给大家一种人见人怕的感觉。私下里他对我说,知道之前自己错在哪里了,是没有真正让自己变成故事里的角色。他还说,这次排练让他更勇敢、更大胆了。”  通过多年的实践积累,田辰也认识到,男老师也需要不断向女老师虚心学习。就拿对孩子的观察来说,女老师往往能细致地捕捉到孩子细微的情绪变化和行为改变,男教师往往是粗线条地去看待孩子,这就不容易从品行细节上塑造好孩子。他说:“小博同学在很多行为习惯上比较自由懒散,我静下心来注意观察他在集体活动中的一言一行,并和家长积极互动,希望在家庭生活中不要一直惯着他,一旦发现孩子有什么做得不对的地方,要立即提醒他,帮他改正。”  今年,浦南幼儿园开设了托班,招两岁半的孩子。田辰负责的园区来了20个不足三岁的萌宝宝。“即便是小宝宝,我们也是有分工的。比如小肌肉运动,女老师更擅长一些,也更有育娃的经验,而其他一些诸如胆量、开朗、灵活的培养,男老师就要多花些心思了。这样的‘互补型’保育,可能是只有像我们这样有男教师的幼儿园才具备的优势吧。”他说。  引入智慧 运动里有数学
(松江大学城幼儿园 陈俊汶)
暑假结束前,本市举行上海市幼儿园中青年教师教学比赛(一等奖教师)展示交流活动。这项四年一度的比赛,被称为上海的“教学奥运会”,松江大学城幼儿园的陈俊汶夺得一等奖。“7年前,我从哈尔滨师大学前教育本科毕业后应聘到松江。我很爱自己的工作,并希望能在工作中与女教师一同合作,为孩子们带来更丰富的成长体验。”陈俊汶说,可能就是因为幼儿园里男教师极少,大家才感到有点好奇、有点惊讶吧。  一年四季,陈俊汶经常早上四点多就起床了,户外长跑是他的“必修课”,跑完了回家再喝杯咖啡、看看书。他说,跑步让自己的精力更充沛了,在孩子们面前也更多了一份自信和力量。他和园里的另一名男教师组建了一个“嘟嘟宝贝小队”,在征得家长同意后,将一群肉嘟嘟的孩子聚在一起,带着他们开展减脂活动。对小宝宝来说,那可不是专门的“减肥”训练,而是在欢快的中强度有氧游戏中达到健身的目的。  有一天,孩子们正在操场上玩“跳过小河”游戏,有几个孩子站在旁边一动不动。陈老师蹲下身子问他们为什么不跟大家一起玩,孩子说昨天刚玩过这个游戏,现在不想玩了。稍后,陈老师带着大家到蹦床前,引导他们借助蹦床继续玩跳过小河的游戏,并示范怎么在蹦床上跳跃,还要比一比看谁蹦得最高。这下全班没有一个孩子跳得不“嗨”的。“我们为什么要运动?”“喜欢运动的小朋友,请说说你的理由?”“如果你不喜欢运动,那又喜欢什么呢?”……陈老师特别注重跟孩子们平等对话,常常跟孩子们说,要做一个爱运动、能运动、会运动的好孩子。他说:“运动不是蛮力,而是需要引入智慧。比如‘穿越防守区’游戏,我会让孩子开动脑筋,集思广益怎样的队形有利于扩大防守面积。有的说要加强横向移动,有的说要加强区域联防,其实这当中不正蕴含了最基本的移动动作与团队合作精神吗?”  陈俊汶的新婚妻子也是幼儿园教师,两人平时也总会琢磨保教方面的新创意,希望共同寻找更多、更好的教育方法。

GET NEWSLETTER

Advertisement

Featured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