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慈善资本来说,他们首先关注的是资金安全;其次,慈善资本追求稳定的回报,因为通常慈善项目是多年执行的;第三,慈善资本会关注近期的趋势,例如在进行投资的时候,资金的社会和环境的影响是否可以被衡量。瑞士百达财富管理亚洲慈善事业服务部主管高懿行在接受界面新闻等媒体采访时提到,如果ESG的投资希望能够更多吸引到慈善资本的话,这些因素非常重要。

近日,瑞士百达财富管理发布报告《从传统走向现代:亚洲慈善事业的八大变化趋势》。

慈善家优先考虑在生前而非通过遗赠来实现影响力,报告提到,过去人们普遍对高调的捐赠持怀疑态度,但近几年亚洲慈善家开始不再回避大家的关注,出现了所谓的巨型捐款和承诺。例如印度商人阿兹姆·普雷姆吉(Azim Premji) 向其慈善机构捐款76亿美元,中国多家科技类公司的创始人(如黄峥、雷军和王兴等)作出了数十亿美元的捐赠等等。

此外,慈善家之间逐渐加强合作。报告提到,各个行业都逐步形成共识,要解决亚洲面临的主要挑战(包括人口增长、新冠疫情和气候变化等),公私营部门的合作将变得越来越重要。近90%的亚洲顶级商界领袖认为,此种合作关系在未来五年内将变得更加普遍。

在此背景下,配比捐赠的概念(即捐赠者仅在其他一些同行作出捐赠的情况下才增加资金)也越来越受到关注。例如,报告提到全球疫苗免疫联盟(Gavi)在新冠疫情危机期间推出了一个配比捐赠基金,成功吸引了多位亚洲慈善家参与捐赠,保障了低收入国家的疫苗供应。

慈善资本如何进行管理也愈发受到关注,投资和捐赠不再被认为是两种完全分开的活动。

以影响力投资为例,其除了寻求财务回报外也寻求创造正面的社会或环境影响,越来越受慈善资金投资者欢迎。在此领域内,混合融资(即战略性地利用开发性金融或慈善资金,以撬动私人资本应对发展挑战)可更好地利用慈善资本的优势,让其推动更高风险的投资机会。

在这些项目中,慈善资本会首先承担潜在的亏损并补贴收益,因此可将商业投资吸引至风险更大、整体回报较低的项目中。慈善资本还可作为技术支持资金,协助项目选择和尽职调查。

报告作者之一高懿行在接受界面新闻采访时表示,在环保领域的一些问题,有时并不是说一笔100万美元的捐赠就可以解决,但如果有这100万美元做前期的技术项目可行性的研究,使得最后有一个新的项目发生,那么这100万美元的效果就有可能是支持了一个1亿美元的项目。从这个角度来看,很多慈善机构可以通过这种形式来撬动更多商业的资金,使得慈善资金能够解决社会和环境的问题。

传统上亚洲的捐赠者较少采取战略性的捐赠方式,他们更愿意寻求有形的输出,如兴建学校或诊所。报告指出,但现在越来越多的亚洲家族正在就其慈善工作采取具有商业思维的方式。

人们意识到,尽管慈善事业发展迅速,但其规模与全球面临的问题的规模相比仍然较小。采取战略性方式包括需要理解问题的根源,将资源用于需处理问题的最关键方面,并评估针对目标的执行、改进情况。

例如在印度, 皮拉马尔基金会(Piramal Foundation)通过制定战略,在技术创新、数据分析和交付系统方面进行了多年投资,以解决营养、水和初级卫生保健问题。

报告还提到亚洲的慈善家更深入地参与卫生健康慈善事业。随着许多亚洲国家的人口迅速老龄化,养老服务已成为很多慈善家关注的重要领域。在中国,房地产开发商创立的基金会普遍关注老年人护理,报告这是因为他们的业务将直接受到人口结构变化的影响。疫情也凸显了心理健康的重要性,因此许多基金会重点关注心理健康。

教育也一直是最受亚洲慈善家欢迎的事业。报告提到如今慈善家仍然关注教育,但由于近年来教育不平等问题日益凸现,所以慈善家对教育的关注也随之调整 。例如,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的试点项目(向0-6岁儿童提供儿童早期发展服务)获得了众多慈善家的支持。

环保事业在过去并非亚洲慈善事业的主要关注点,然而在过去十年,人们就应对气候变化采取行动的紧迫性达成了共识。

但报告提到,即使如此,在2019年的全球慈善捐赠(大约7300亿美元)中,仅不到2%用于应对气候变化。尽管亚太地区是全球最容易受到气候变化影响的地区,2018年在中国应对气候变化的捐赠占比估计低至1%

此外,报告还提到人们越来越关注减少收入不平等,这同时也包含了性别不平等问题。女性在亚洲社会高层中所占比例仍然不足,性别歧视和虐待仍然是主要挑战。报告提到,目前一些慈善家正在努力应对这些挑战。例如亚洲性别网络(Asia Gender Network),该网络包括来自10多个国家的近30名女性慈善家,她们正为支持女性的事业作出贡献。

GET NEWSLETTER

Advertisement